倚梅

上回那个小脑洞的衍生

(这里面的“我”就是前面那几篇里爻幽的大崽子。)
那天,她约我一起出去逛逛,我们在一家一家咖啡屋休息的时候,一起聊天,她聊到小时候,两个父亲都不在身边,遇到很多事情都不敢告诉他们。
  “我怕影响到他们啊,他们的工作很危险啊。”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一丝轻笑。她小时候最常说的一句话是“别告诉他们,一下就好。”我看着她,不知道该说什么,我知道她不喜欢别人的安慰。
  我们出去的时候,碰到了她的叔叔,因是顺路,我们一起边走边谈,她还跟他叔叔互怼了一阵:
  “这姑娘虽然小时候有点缺心眼,但现在还是很靠谱的,你要多包容她啊。”
  “叔论缺心眼你难道不比我更熟练吗(눈_눈)”
  “我只是带你进门,但你悟性比较高已经比我成熟了(∗❛ัᴗ❛ั∗)”
  “呵呵……”
  我就这样偷笑了一路。
  在马路上,那辆车突然冲过来,直直的朝她冲来,我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反应,就已经被推开了,我仰倒在旁边,紧接着听到什么被撞的声音和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。
  等我慌忙站起来,她已经躺在那里,身上地面已是一片鲜红,我当时被这一幕惊的忘记了动作,等我清醒的时候,自己已经跪在她旁边死死捂着她的伤口,伤口很大,我知道我这样没什么太大效果,但我只能这么做,我只会这么做。
  她的叔叔算是用了最后一份冷静叫了救护车,然后一直在旁边,跟我一起按着伤口,喊她叫她,让她再撑一会儿。
  “别……告诉 他  们 ……”
  一下就好……
  这是她用最后的力气说的话。
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我看着她进了手术室,她叔叔赶去警局,那辆车还没找到,他走后我跌坐在外面的椅子上,我感觉我的全身都在抖,我想说话,但是说不出。
  我爸爸和我爹爹赶来了,我三叔也到了,爹爹看到我浑身是血,吓得眼眶都红了,把我紧紧抱在怀里,不停对我说“没事的”“不会有事的”,爸爸没说话,一直握着我的手,三叔一直盯着手术室,不时回头看看我,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  后来,灯熄了,医生出来说了八个字……
  我不记得自己当时的反应,后来听说我像一下子失去所有力…
  她叔叔来了,听到医生的话,眼泪一瞬间就锁不住了。
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她的父亲们回来了,从她叔叔手里接过那个小盒子的时候,我看到她爸爸浑身颤抖,眼睛通红,后来他抱着那个小盒子慢慢蹲下来,把盒子死死抱在怀里,我看不清他的脸,只听到压抑的哭声,她另一个父亲也跪在地上,抱着他,一直咬着牙想忍住不哭出来,但眼泪还是止不住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再后来,找到了那个开车的人和幕后主使,她两个父亲在这一切后调到其他地方当了民警。我也再慢慢尝试走出阴影,但我总觉得,心里缺了一块。
 
 

 

评论(15)

热度(6)